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2653章 選擇與犧牲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雪落關山正文第2653章選擇與犧牲程嬰端著饅頭、燉菜走了進來,剛要說話,石正峰上前拿過饅頭、燉菜,放到了一邊,說道:“程先生,屠岸缺馬上就要帶著官兵來了。”

    程嬰愣了一下,想要說話,石正峰擺手止住了他,說道:“等一下,公孫杵臼馬上就要來了。”

    等了那么幾秒鐘,果然,公孫杵臼風風火火地開門而入。

    程嬰皺著眉頭,看著石正峰,說道:“你怎么知道公孫要來?”

    石正峰說道:“我能夠未卜先知,程先生,我沒有和你開玩笑,現在情況很緊急,如果咱們不想出一個好對策來,趙氏孤兒就要慘遭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在那說什么呢?”公孫杵臼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石正峰說道:“公孫先生,你剛才在街上看到了很多官兵,那些官兵一會兒就會到這來搜捕趙氏孤兒,咱們必須趕在官兵到來之前,想好對策。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滿臉疑惑地看著石正峰。

    程嬰說道:“公孫,相信阿水的話,阿水能夠未卜先知。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說道:“既然官兵一會兒要來,咱們現在就保護趙氏孤兒沖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石正峰一口否決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公孫杵臼問道。

    石正峰說道:“因為我們沖出去的話,都會被殺死,趙氏孤兒也會被亂箭射死。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不服氣,說道:“你沒試過怎么知道我們一定會死?”

    石正峰看著公孫杵臼,很嚴肅很認真地說道:“我試過。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笑了起來,說道:“你是不是精神壓力太大,瘋了,我們要是死了,怎么還會在這里?”

    石正峰說道:“現在沒時間解釋這些了,假如,咱們假如好吧?假如一會兒屠岸缺帶著官兵來了,咱們怎么辦?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想了想,說道:“把孩子藏起來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說道:“莊姬公主生產之后,孩子不見了,那晚到過公主產房、出過宮的人只有程先生,屠岸賈是有備而來,這么兩間房子一座院子,把孩子藏到哪,官兵都會搜出來。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說道:“那就沖出去,和他們拼了!”

    趙不凡撇了一下嘴,說道:“剛才阿水都說了,我們沖不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說道:“這城里有上萬官兵,城門一閉,我們三個人帶著一個孩子,有幾成把握能沖出去?沖的過程中,誰能保證孩子安然無恙?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啞口無言,想不出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這時,程嬰開口說話了,“我有一個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辦法?”趙不凡問道。

    程嬰悲痛萬分,說道:“用我的孩子代替趙氏孤兒,交給屠岸賈。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和趙不凡很是震驚,震驚過后,兩個人又露出了欽佩的神情。

    公孫杵臼俯身屈膝,要給程嬰行大禮,說道:“老程,我代表趙氏滿門,謝謝你了。”

    趙不凡也跪了下來,說道:“先生高義,我趙氏子孫沒齒難忘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石正峰在旁邊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程嬰和公孫杵臼、趙不凡都很詫異,扭頭看著石正峰。

    石正峰說道:“不能為了救一個孩子,犧牲另一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是個火爆脾氣,說道:“趙氏滿門三百多口人都遇害了,就剩下了這么一個襁褓里的嬰兒,你忍心看著這嬰兒被屠岸賈殺死,讓趙家絕后嗎?!”

    趙不凡起身湊到了石正峰的身邊,低聲說道:“阿水,你忘了嗎,咱們的目的就是保全我老祖呀。”

    程嬰看著石正峰,說道:“阿水,你的心我懂,可是,現在只有這么一個辦法了,只能犧牲我的孩子。為了保全趙家的一線香火,我愿意犧牲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犧牲,可你問過那孩子,他愿意犧牲嗎?!”石正峰上前一步,高聲質問程嬰。

    程嬰愣住了,呆呆地看著石正峰,公孫杵臼在旁邊說道:“阿水,你說什么胡話呢,一個襁褓里的孩子,他能做出什么選擇?”

    石正峰看著公孫杵臼,說道:“他不能做出選擇,你們憑什么就能替他做出選擇?”

    公孫杵臼有些氣憤,說道:“因為他是老程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父母就可以決定一個孩子的生死?”石正峰繼續發問。

    公孫杵臼笑了一下,說道:“阿水你是不是瘋了,孩子的命是父母給的,父母當然能決定孩子的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錯!”石正峰面紅耳赤,情緒激動,叫道:“每一個降生到這個世上的孩子,都應該是被祝福、被疼愛的,沒有人可以粗暴地決定他們的生死!”

    “你瘋了,不可理喻!”公孫杵臼甩了一下衣袖,走到一邊,不理會石正峰。

    趙不凡說道:“阿水,我知道前兩次我們失敗了,你心情不好,坐下來喝杯水,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趙不凡和公孫杵臼、程嬰他們都是中古世界的人,對于石正峰的某些思想是理解不了的。

    公孫杵臼在旁邊恨不得打石正峰兩拳,心想,程嬰為了保全趙氏孤兒,寧愿舍棄自己的孩子,這是多么高尚的義舉呀,這個阿水竟然不佩服不感動,還指責程嬰,他到底有沒有是非觀念?

    趙不凡勸說石正峰坐了下來,說道:“阿水,你等著,我去給你倒杯茶水。”

    趙不凡去了廚房,過了一會兒,端著一杯茶水回來,遞給了石正峰。

    石正峰確實有些口渴,接過茶杯就一口喝下了茶水,咂了咂嘴,皺著眉頭,說道:“這茶水什么味兒?”

    石正峰意識到不對勁,猛地站了起來,就覺得天旋地轉,眼皮發沉。

    趙不凡說道:“阿水,對不住了,為了保全我家老祖,我只能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趙不凡在茶水里放了蒙汗藥,程嬰可是郎中,家里什么藥都有,有時候給病人做手術,就會用到蒙汗藥。

    石正峰踉踉蹌蹌,指著趙不凡和程嬰、公孫杵臼,說道:“每一個孩子都應該被祝福、被疼愛”

    石正峰身子一軟,栽倒在地了椅子上,趙不凡抬著石正峰,說道:“公孫先生,過來搭把手,咱們把阿水抬到床上

    去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個孩子都應該被祝福、被疼愛,”想著石正峰說的這句話,程嬰的心里如同刀割一般,陣陣疼痛。

    程嬰和公孫杵臼、趙不凡走進了里屋,趙氏孤兒在炕上酣睡,程嬰的妻子抱著自己的孩子,在那哼唱著搖籃曲。

    見到程嬰,妻子露出了一個微笑,說道:“孩子快睡著了。”

    程嬰看著襁褓里的孩子,粉嘟嘟的小模樣實在是太可愛了,程嬰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這畢竟是自己的親骨肉呀,送他去死,程嬰豈能不心痛?但是,為了救下趙氏孤兒,程嬰也是沒有辦法。程嬰欠趙家的恩,確切地說,是欠趙家一條命。

    幾年前,趙家家主還是趙盾的時候,程嬰給一個達官貴人的小妾診治婦科病。小妾的病治好了,那達官貴人卻是翻臉了,說程嬰非禮他的小妾,要殺了程嬰。

    程嬰已經被判了死刑,打入了死囚牢,是趙盾查看案卷,認為程嬰有冤情,把程嬰救了出來。

    沒有趙盾,程嬰現在早就死了,如今趙盾就剩下這么一個孫兒、一點骨血,程嬰不想辦法保全的話,如何對得起趙盾的在天之靈?

    程嬰心想,老天為何要這般折磨我?如果我能替趙氏孤兒去死,那該有多好呀。

    程嬰伸出了手,對妻子說道:“把孩子給我。”

    妻子覺察到程嬰有些不對勁,問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程嬰說道:“你就別問了,把孩子給我。”

    見妻子遲疑著沒動,程嬰一把將襁褓奪了過來,孩子本來快要睡著了,被程嬰這么一拽,嚇得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程嬰抱著孩子向外面走去,妻子追了出去,叫道:“你要干什么,把孩子還給我,還給我!”

    趙不凡、公孫杵臼上前攔住了程嬰妻子,趙不凡說道:“嫂子,程大哥是義士。”

    “還我孩子,還我孩子!”妻子意識到了程嬰要做什么,像失去崽子的母獸似的,叫喊起來。

    “弟妹,別叫了,外面全是官兵,”公孫杵臼伸手捂住了程嬰妻子的嘴巴。

    程嬰妻子瘋了似的,推搡公孫杵臼和趙不凡,公孫杵臼心一橫,掄起手掌,一記手刀劈在了程嬰妻子的脖頸上,把程嬰劈得昏死過去。

    程嬰看著妻子,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公孫杵臼說道:“老程,對不起,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程嬰沒說什么,抱著孩子出了門,剛出門,屠岸缺就帶著官兵們走了過來。屠岸缺停住腳步,呆呆地看著程嬰。

    程嬰說道:“這孩子是趙氏孤兒,我要把他交給屠岸賈大人。”

    屠岸缺看了看程嬰和他懷里的孩子,命令官兵們,“進屋去搜一搜。”

    官兵們闖進了屋子,把趙氏孤兒也給搜出來了,叫道:“將軍,這里還有一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屠岸缺說道:“把這兩個孩子都帶走。”

    屠岸缺帶著兩個孩子,押著程嬰,來到了屠岸賈的府邸。屠岸賈正在家里吃飯,屠岸缺笑呵呵地走了過去,說道:“叔父,我帶兵去了程嬰家里,搜出了兩個嬰兒。”

    雪落關山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开奖查询 gta5拖吊场赚钱吗 当所有人知道买房赚钱时 回收淘金币如何赚钱吗 彩虹彩票安卓 万年历赚钱 丽江有车怎么样赚钱 真实的电脑挂机赚钱软件 天天爱海南麻将安卓版下载 挂机手机游戏赚钱提现 梦幻手游合宠赚钱嘛 创富彩票安卓 服务赚钱安凌云APP 千岛湖做早餐赚钱吗 亚上彩网址 现在加入微商赚钱吗 现在开个小茶馆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