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1895章:三兄弟受罰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不得不說三弟大牛的力氣很大,也可能是剛剛栽下的柳樹苗還沒有長瓷實,被大牛連著拔了好幾棵。

    等拔完了人家找上門了,他們幾個小的才知道這是拔了杭州府栽的樹苗。

    西湖景色秀美,兩條堤上綠柳成蔭,這可不是簡單天然形成的,是不知道幾代人不斷的植樹綠化才造就了西湖的美景。

    栽樹的也不是別人,是官府的役夫,他們栽了多少樹都是有定量的,完成了定量,才算完成了今年的賦役。

    朝廷變法的過程雖然起起伏伏,但新法里的募役法卻是受到老百姓的歡迎的。

    有錢人不愿意服勞役,可以花錢來請勞動力替代自己服役,而窮苦人也可以合法的通過付出勞動的方式獲得收入,這是兩全其美的事情。

    后世的歷史課本里認為募役法加重了貧苦人的負擔,這種事也不是不存在,但要完全否定募役法給窮苦百姓帶來的好處,也是有點以偏概全。

    被雇傭的勞役本來已經完成了自己的活,后來卻被府衙的差吏說偷奸耍滑,自然不樂意,自然要據理力爭。

    可等他們看到自己剛剛栽下的樹苗不知被哪個熊孩子給拔了出來,自然是氣得直跳腳。

    好在有目擊者,說看見是楊家的小子們把這些剛剛栽下的樹苗給拔出來的,這下勞役們只剩下哭了。

    府衙的差吏聽見楊家這倆字,便知道以自己的身份還惹不起,當然不敢管。

    但他們的職責就是監督勞役把自己的工作做完,可眼下勞役們的活確實沒有做夠了數,他們也只能追究,這是他們的職責所在,也是理所應當。

    這就苦了勞役們了,活并不是他們沒干,更沒有偷奸耍滑,只是因為他們栽下的柳樹苗被幾個頑皮的孩子給拔出來了而已。

    被拔出來的樹苗自然是活不了了,根系在太陽底下曬半天就干枯了,再栽下去也活不了,只能重新用新的樹苗栽一遍才行。

    可這樣一來,用新樹苗所產生的成本,官府是不給報銷的,差吏們也沒有義務自己掏錢,當然是推給那些勞役們承擔。

    勞役們這就接受不了了,自己辛辛苦苦干活賺點勞役錢,結果還沒那幾棵樹苗值錢,白白賣了苦力干了活不說,還倒賠了錢,這換了誰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人家不敢找楊家的晦氣打上門來逃回公道,只好在楊家大門前哭,哭的時候長了,自然引來了不少百姓圍觀。

    門房見事情越鬧越大,就快要影響到家主的聲譽了,趕忙報告,楊懷仁這才知道家里的幾個小子出門玩耍的時候惹了禍回來。

    孩子們出門因為頑皮惹了事,楊懷仁一開始也不覺得這有什么事,孩子嘛,頑皮一些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而且楊懷仁教育孩子呢,也從來不喜歡動用暴力,還是以說教為主,給孩子們講道理,比如勞役們干活很辛苦,生活也不容易,他們這么做傷害到了他們了,這是不對的。

    可到了韻兒和玉兒這里,這種程度的說教就顯得太輕描淡寫了,把家里三個小子抓出來,說什么都要給他們上家法。

    楊家的家法很嚴,也并不是楊懷仁定的,是楊母為了嚴以治家,才和幾個兒媳婦商量著定下來的,楊懷仁也不太在意這種事,便由著她們。

    其實家法也從來沒正兒八經執行過,家里仆從丫鬟的都很懂規矩,孩子們之前也很少惹事,所以這些嚴謹的家法,很多時候都是擺著做樣子的。

    可這一次韻兒和玉兒是真的生氣了,就差點說出大逆不道的什么君為魚、民為水的話了。

    總之,孩子調皮搗蛋沒關系,大不了是被罵幾句罰抄寫也就算了,可如果這種調皮搗蛋損害到了普通老百姓的利益,那就嚴重了。

    孩子們也是真的怕了,奶奶也沒想到這會兒會因為當初定下的家法太嚴厲而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當楊母看著韻兒和玉兒拿出指頭粗的藤條來,真的準備對幾個孩子執行家法了,想勸也開不了口了。

    規矩是她定的,她總不能首先去破壞了,不然楊家真的要被外人說沒有規矩,甚至編排成仗勢欺人,無法無天了。

    孩子們也怕,他們從來沒見過兩位母親生氣發火的樣子,女孩子們都嚇哭了。

    蓮兒和心兒也不好干涉,她們雖然心疼自己的孩子,卻也知道家法制定了出來就不能輕易違背的道理。

    孩子們向母親求助無果,只能向楊懷仁這個當爹的求助。

    楊懷仁想說話,可看見韻兒和玉兒剛正不阿的樣子,也不好干涉她們管教孩子,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了。

    不過韻兒和玉兒的態度也有所不同,玉兒覺得誰犯了錯,誰就該受到懲罰,她主張懲罰大牛一個人就夠了。

    韻兒作為嫡母,似乎要更加嚴厲才能給家里把孩子們教導好,她覺得只是懲罰大牛一個人不妥。

    既然是孩子們一起出去玩的,拔了人家樹苗的雖然是大牛一個人,但大官作為長兄沒有及時阻止,也有錯,應該和弟弟一同受罰。

    玉兒后來也漸漸認同了韻兒的說法,既然孩子們是一同出去玩的,一個犯錯,其他的也不能逃脫罪責。

    女兒們的話,用藤條打屁股似乎不合適,于是罰她們閉門思過,一個月不許出門。

    至于兒子嘛,那就得嘗嘗竹筍炒瘦肉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大官作為大哥,自然不會有什么怨言,弟弟犯錯他沒有制止,確實有錯,他毫不猶豫地趴在了板凳上,等待著受罰。

    大牛性子直爽,也知道自己犯了錯,只是覺得大哥也要陪著他受罰,心中有些愧疚罷了,于是也做出大義凜然狀,趴在了第二條板凳上。

    大壯這時候心情很矛盾,他身子骨弱,可沒有大哥和三弟那種身子骨,可想想如果兩個兄弟受罰他卻沒事,心里也有了愧疚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父親,發現父親正在伸直了食指,在鼻子底下的來回抹了幾下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明白了父親的意思,手指放平,就是告訴他要公平,或者說要平衡。

    他們三個人是兄弟,如果另外兩個兄弟受了家法,他自己一個逃脫過去了,似乎并沒有什么值得慶幸的。

    反倒讓他和另外兩個兄弟之間的心漸漸疏遠了。

    大壯大概也知道母親和嫡母兩人沒提讓他也一同受罰的事情,是知道他身子骨弱,也是對他的疼愛。

    但他卻不能因此就逃過處罰,他同樣是大牛的兄長,大牛犯了錯,他也沒有阻止,那么他也應該受罰。

    于是他主動站出來,又搬了一個長凳過來,趴了上去,和兄弟們一同接受家法。

    ,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