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265章 投資埃及?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“你也說了,那是30年前勘探的結果,或許現在那里并沒有那么多呢?與其在阿拉斯加合作,我更希望可以在邁阿蜜或者其他的美國本土地獄合作。我們所掌控的技術與美國的頁巖油開采完全不同,無需進行頁巖的開采加工,直接在地下即可完成所有的裂變、碎壓與提取等步驟,從油田的礦區來說完全看不出來我們開采的是傳統石油,還是頁巖油,喬伊斯先生,具體的您可以再回去考慮一下,是否能夠接受我們去美國本土投資,我們可以為美國節約大量的開采成本。

    當然,按照德爾瑪國際控股的要求,我們使用這種設備必須要控股51%以上,如果您有更進一步的決定,可以直接聯系我們公司的副總魏勇先生,具體和他談就好。對不起,我失陪一下。”江浪說著,看到埃及的女部長薩哈爾·納薩爾與幾位埃及的人員一起走了過來,頓時笑著起身迎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埃克森美孚不是不歡迎你們嗎?”看到喬伊斯向眾人點了點后離開,美女部長有些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”部長女士,他們應該只是試探來的,顯然他們并未決定是否接受我們進入美國本土,想要拿一個阿拉斯加的農場里和我們合作,他完全就是來搞笑的。我們不缺少合作伙伴,甚至我們就算現有的規模也足以讓我們整個集團保持著強勁的資本,我只是看到現在國際上的能源實在緊缺到了讓人瘋狂的地步,國際油價短時間內很難降低,所以我們希望在更多的國家和地區進行勘探和開采作業。“江浪一開口一嘴流利的阿拉伯語,頓時讓幾位埃及的官員們眼前一亮,瞬間感覺親切無比。

    ”所以我們埃及就很歡迎江先生的光臨,中埃兩國的友誼已經上千年……“幾人坐下來后,薩哈爾·納薩爾笑道。

    ”部長女士,很抱歉打斷您,但您不必和我說這些,政治不是我關心的問題,只要貴國政治穩定,對待外國投資者公平、公正,能夠保證得了我們的投資與收益,那我們就沒什么不敢去的,最多就是勘探無果我們的投資失敗而已,幾億十幾億美元我們虧不起,但我們去投資并非抱站虧損去的,埃及并非貧油國,在09年之前貴國還一直是石油出口國,哪怕現在亞歐通常枯寂還在持續蔓延,但我依舊不相信埃及的石油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沒了的,所以我們是抱著能夠勘探成功,并且實現開采成功的想法做出這個決定。“

    埃及也曾經是一個不算小很的原油出口國,1993年埃及的原油出口量達到每天51.3萬桶的較高水平,但隨著經濟的發展和人口的迅速增加,導致其國內的能源消費量的巨增,現在埃及缺少的不僅僅是原油,還包括電力,從09年開始徹底轉變為凈進口國。

    而埃及的人口夸張式的增長速度,也讓他們付出了極其沉重的代價,60年前埃及的人口才一千八百萬,但現在卻已經增到高達8500萬了,比以往增長了4.7倍,年消耗石油高達7500萬噸,現在光是他們一家,就是在安哥拉、剛果等國家進口了石油后,也依舊有著高達5000萬噸的巨大缺口,現在埃及已經嚴格限制了民間石油消耗。

    而這一決定,更是讓埃及國內的矛盾越漸突出,埃及沒有限制之前,油價90號的汽油每升還不到30美分,柴油更是不到20美分,這也導致了埃及的民眾們根本不愛惜寶貴的能源,但現在突然直接開始給他們限制使用了,埃及人民怎么受得了?所以已經鬧過好幾起流行示威活動了,她這位能源部長的壓力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但現在有個嚴重的問題,埃及的政治并不穩定,“*****”正在暴發,這場從突尼斯引起的革命運動,讓埃及責任總統本·阿里岌岌可危,雖然身為女強人的薩哈爾·納薩爾希望借助國際社會的幫助,使得埃及的原油能夠盡快穩定下來,但顯然她的這一想法并不現實,人民爭取民主的運動將會將現任政府推至下臺的結果。

    ”很感謝江先生的信任,我們會爭取盡快結束這場糟糕的運動,是我們埃及石油總公司的卡門·拉斐爾,貴公司在埃及的一切事務都可以接洽他們。“

    ”你好拉斐爾先生。“江浪含笑與對方握了握手道,薩哈爾·納薩爾這位部長并沒有意見,那就是說接下來要讓兩國公司詳談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江先生,我們請求齊東能源能夠伸出友誼之手,我們的人民現在無油可用,我們需要盡可能多的原油,上午貴國唐部長所說的4000萬噸原油,我們能夠運得出來嗎?”卡爾·拉斐爾與江浪握手后,有些沮喪的問道,他們也知道現在并不是邀請齊東能源前去投資埃及的合適時機,畢竟國內的混亂讓任何一家國外企業都要慎重的考慮一下。

    “這種事情我沒辦法回復,伊寧礦的石油是包銷給中石油的,具體的你們應該去問中石油的人。我也很想幫助貴國,但現在我們真的無油可賣,如果貴國能夠撐到下半年的話,我們在俄羅斯的新礦可以向貴國無限制的出口石油。”江浪也相當為難,伊寧礦距離海邊太遠了,根本不現實,而且中石油的管道是怎么鋪設的,江浪也并不清楚,所以這事他就算是有心也無力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們現在劃出一片相對穩定的地區,齊東能源可以前去埃及勘探開采嗎?”薩哈爾?納薩爾部長大膽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部長女士,我們無法保證過去了就一定能夠勘探得得出來,英國bp在埃及北部的油田枯竭,幾個月的時間里他們已對那里進行了大量的勘探活動,但均以失敗告終,我們過去了也并不一定就可以立即勘探得到原油并進行開采的。”最主要的還是現在埃及國內政治不穩定,江浪哪里敢跑過去投資呀,說白了我們跑過去投下錢和設備下去了,結果你們政治登臺了,下一屆民選政府還不知道是否愿意承認這些合約呢,所以風險太大。

    這也是為什么江浪說,只要是政治穩定的國家,他就敢去投資呢,并非單純的是看與中國的關系如何,那個并不在江浪的考察考察范圍之內,對外投資肯定是考慮穩定與收益的,如果連人身安全與合約的履行都無法保證,還談什么收益。

    這次的會面最終不歡而散,江浪實在是給不出他們想要的,原油自己是真沒有,這個也沒辦法變出來給他們,去埃及投資現在更不現實,所以只能先這樣了,不過江浪也承諾,只要埃及的政治穩定了之后,齊東能源可以前去埃及投資。

    在已經能源枯竭的國家和地區里搞石油勘探,現在已經被世界多家能源巨頭認為是打水漂的事,那是將綠油油的美金直接扔掉的行徑,這已經經過了世界上多數能源企業的實踐后得到的結論。

    所以對于齊東能源這種不怕死、傻瓜也似的撒錢勘探行徑,多家能源機構并不看好,甚至可以說齊東能源因為有著先進的開采技術,所以有些太過膨脹了。

    或許在東南半島載個大跟頭才能夠讓年輕的江浪清醒一下,在喬伊斯短暫的試探了一下后,江浪與埃及的談判失敗也再次反饋到了幾大能源企業的首腦們當中,這個結果是可以預見的,除非是真正的傻瓜才能夠做出在這個時候投資埃及的決策,哪怕江浪現在有些膨脹了,但明顯并非是傻瓜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到底要不要讓齊東能源進來美國?現在只有兩條路,要么我們自己高成本開采頁巖油,要么就讓齊東能源進來幫助我們一起開采,我們埃克森愿意和他們進行合作開發。”喬伊斯笑道。

    他是要對董事會負責的,股東們并不在乎齊東能源是否進來,他們在乎的是自己能否為股東們賺錢,至于和誰一起賺,有區別嗎?

    “我們雪佛龍也沒意見,但具體在哪里合作要由我們說了算,不由任由他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進行勘探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根本無需勘探,看看齊東能源的發展史吧,簡直是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開采出石油來,真是見鬼了,他們的好運讓我們所有人都汗顏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,他們在東南半島的勘探就遇到了大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噢,你也說了那是東南半島,真不知道那個小家伙的腦袋是不是被騙踢了,居然偏偏跑到已經枯竭的東南半島去。但也不得不說他的想法確實和我們很多人不同,他依舊不相信這個世界的能源正在枯竭。”

    “或許他有什么法寶呢?現在誰都說不清齊東能源到底掌握著多少高科技的勘探技術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那我們就一點點的把他們的技術變成我們的技術,我們要先讓他們設備進入美國,隨后我們去聞推出來,什么技術是我們不可以制造得出來的。我們康菲早就說應該讓齊東能源來美國發展的。”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