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二百二十八章 暴露身份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“師傅,姓巫的女人桀驁不馴,若不用手段制服,只怕不僅無法利用她,解決你我的大禍,還會逼三江盟對我們動手。”

    彭木盯著摧心婆婆的臉色,不緊不慢地說道。

    前不久,摧心婆婆失誤之下,擊殺了魔門四道中,滅魂道的道主「魔天無法」斷蒼生的獨子,因而惹來滅魂道的江湖追殺。

    這次逃入天府,沒成想,斷蒼生也恰好在此,相遇之下,二人一度被斷蒼生追殺得上天無路,下地無門。

    昨日巧合之下,發現斷蒼生正領著魔門同道與正道激烈大戰。

    摧心婆婆遂心生一計,趁亂抓走了巫媛媛,打算利用她來脅迫三江盟的力量,替她阻止斷蒼生的報復。

    摧心婆婆很清楚,這事光靠脅迫沒用,還得巫媛媛的配合,所以縱然掌控著巫媛媛的生死,卻也不敢對她太過分,免得誤事。

    可是聽彭木一說,摧心婆婆又覺得深有道理。

    雖然接觸時間短,但她看得出來,巫媛媛絕對是個犟脾氣。自己抓了對方,還妄想讓對方幫忙說服三江盟助她一臂之力,確實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摧心婆婆看著臉色陰邪的徒弟,嗤笑道:“徒兒,你自小就是個鬼靈精,主意甚多。方才你說要用手段制服巫媛媛,說說看,有什么好手段?”

    彭木笑道:“師傅,人性本賤,我們對巫媛媛以禮相待,只會讓她有恃無恐,絕不會對你我心存感激之心。所以徒兒的意思,倒不如反其道行之。”

    摧心婆婆:“如何反其道行之?”

    彭木笑得更邪惡了:“那個女人自恃為天下十美,冰清玉潔,徒兒偏偏就要將她打落塵埃!師傅,你不如就作壁上觀吧,讓徒兒好好調教她,不出幾日,保管讓她言聽計從。”

    摧心婆婆臉色一變:“不行,此女的身子不能破!一旦將來放她回去,三江盟的人少不了要檢查,屆時必會惹來三江盟的滔天殺戒,我警告你別亂來!”

    彭木雖然心中不忿,但臉上卻笑呵呵道:“師傅,我何時說過要破她身子?只要不做到最后一步,外人如何發現得了。

    那女人既然高傲,就要從根本上打碎她的高傲。

    徒兒有分寸的,事情不做到最后一步,那個女人貪生之下,必定不敢泄露,屆時我們就有了要挾她的把柄,豈不是反客為主!”

    摧心婆婆聽得呆住,她倒沒想過這些,細細思考之下,雖然明知徒弟有假公濟私的嫌疑,但仍不得不承認確有道理。

    可是這樣的事,對于一個女人,尤其是高高在上如九天仙子的女人來說,未免太殘酷了一些。

    當然,摧心婆婆是根本不在乎的,她只在乎最后的結果,遂笑道:“徒兒,就算為師答應了,但只怕你的行為也瞞不過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彭木笑得狠毒,斜了遠處的卓沐風等人一眼:“這還不簡單,屆時殺光就是。”

    摧心婆婆閉目思考,彭木緊張又期待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就聽摧心婆婆道:“你的心思我明白,為師若為男子,見到這種女人,怕也會忍不住。好,為師就給你這個機會,務必辦得漂亮!”

    彭木聽得狂喜,渾身血液都沸騰起來,臉色漲紅,****道:“師傅放心,徒兒的手段,保管讓巫媛媛服服帖帖。”

    他一刻也不想耽誤,站起轉身,仿佛一頭饑渴難耐的餓狼,一步步走向期待已久的獵物。

    那種眼神,那種笑容,令巫媛媛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,身體仿佛被抽干了力氣,看向摧心婆婆,發現后者不理不睬,分明是默許了彭木的某些行動。

    遠處的其他人不是瞎子,見到這一幕,亦是神情各異。

    男子們臉色數變,不忿中夾雜著焦慮嫉妒。兩位女子則是一個憐憫,一個冷笑。

    卓沐風和胡萊卻比所有人都急。

    尤其是卓沐風,老巫和華為峰對自己不錯,難道他要看著巫媛媛被人羞辱?腦中著急地想著對策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忽見巫媛媛拔出腰間的秀劍,想也不想,一劍就朝著自己的脖子抹去。

    因為她的功力被封,摧心婆婆不認為她還有威脅,懶得去管她的兵器,其他人亦然。

    其實彭木已經想到了這疏忽的一點,正打算先除掉對方的兵器,卻發生這一幕,當場令他駭然大驚。

    正欲沖出解救,本來對這邊置若罔聞的摧心婆婆卻更快一步,人影一閃,跨越十數米距離,已先一步擊飛了秀劍,劍鋒距離巫媛媛的雪白脖頸僅有半寸之遙。

    摧心婆婆怒吼道:“你瘋了不成?”

    巫媛媛冷然道:“我沒瘋!你的徒弟只要敢動我一根汗毛,就算我暫時被制住了,只要我有力氣,不是殺他就是自殺。你們休想來要挾我,大不了魚死網破,我不活了!”

    巫大小姐真的是嚇壞了,被逼到絕境,徹底豁了出去。當然,也是想到某人曾經以貼身衣物威脅她,吸取了教訓,這次先發制人。

    摧心婆婆一張老臉青紅交替,沒想到對方如此剛烈。

    先前的動作可不是演戲,她確信只要遲上片刻,這位天下聞名的美人必定香消玉殞,那時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這樣的震懾,導致摧心婆婆不敢再默許彭木的計策,盯著一臉死志的巫媛媛,氣得渾身哆嗦:“果然是巫冠廷的女兒,你夠狠。”

    轉身返回,不忘對臉色難看到極點的彭木道:“還愣著干什么,給我滾走,別污了巫大小姐的眼睛!”

    “師傅……”

    彭木大叫一聲,得而復失的感覺讓他的心被掏空一般,打算勸解師傅,說這只是巫媛媛的搏命之舉,只要瓦解對方的意志便可以。

    但摧心婆婆根本不再聽他的話,斷喝道:“收起你的齷齪心思,一旦出了岔子,你我都得死!”

    話說到這份上,彭木也沒轍了,又氣又怒,盯著巫媛媛看了好一會兒,終于只能轉頭離開。

    巫媛媛雙腳發軟,剛才還不覺如何,但現在回想生死一瞬的感覺,濃濃的后怕便浮上心頭。

    再讓她來一次,也不知是否還有勇氣,但總算暫時避開了一劫。

    巫媛媛并沒有開心的意思,只要一日不脫離魔爪,便一日不能松懈,她知道不能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被人保護的大小姐,歷經數次生死磨難,終于開始學會思考,學會靠自己去解決問題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被巫媛媛的舉止嚇了一跳,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卓沐風忍不住暗中稱贊,沒想到這妞還挺有勇氣。不過此舉也徹底得罪了彭木,對方心懷不甘,必然還會想辦法卷土重來。

    無數次的危機,早就讓卓沐風形成了一套自救的思維,自從被抓后,他便一直在暗中觀察摧心婆婆和彭木,企圖找出二人的破綻。

    剛才的一幕,意外讓他有些收獲,或許能好好利用。

    眾人繼續在深山老林中前行,遇到了藥材,便由彭木去采摘,放入木盒子,然后扔給卓沐風等人背著。

    卓沐風找不到打開木盒子的時機,也沒心思去偷藥材,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脫身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見幾個俘虜各自輕聲聊天,摧心婆婆和彭木靠在遠處的樹干上休息,估計心情很糟糕,也沒理會幾人。

    卓沐風暗暗觀察了許久,確定沒有問題,立刻附在胡萊耳邊,對他嘀咕了幾句,又迅速移開。

    胡萊登時張大嘴巴,又連忙閉上,見摧心婆婆和彭木沒注意,長出一口氣,轉頭看著卓沐風,腦殼有點生疼。

    都這樣了,這位老大還想搞事,還要他當出頭鳥?

    卓沐風給他一個眼神,你想自救還是等死,選一個。

    胡萊挑眉,意思是,老大你有把握嗎?

    卓沐風直視著胡萊,其實心中沒底,但眼神卻是泰山篤定。

    被他的氣勢感染,加上此前數次扭轉乾坤,已經讓胡萊對卓沐風產生了一種自信。

    想到若不主動出擊,等待自己的或許真是死路一條,胡萊咬咬牙,眼神亦變得堅定起來。

    老大,我聽你的!

    接收到對方的意思,卓沐風閉上了眼睛,思考著接下來的步驟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切照舊。

    又到了中午時分,眾人在一處山腳下休息的時候,卓沐風站起身,對著彭木賠笑道:“大俠,我想去解個手。”

    彭木看也不看他:“憋著!”

    卓沐風可憐兮兮:“可我快憋不住了,就怕拉在褲子上,會影響前輩和大俠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彭木咔咔握拳,身旁的摧心婆婆并未睜開眼睛,只是淡淡道:“陪他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這幾人還有利用價值,再不屑,總不能遏制他們的基本需求。

    聞言,彭木只好不情不愿地站起來,率先走向不遠處的轉角。

    卓沐風當然只能去對方指定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他的聰明就在于,原先休息時,故意落后幾步,恰好是巫媛媛在中心,而他與摧心婆婆師徒成對角。

    所以除非彭木繞遠路走過來,否則他都能借勢經過巫媛媛身邊。

    對方沒有腦抽風,當然不會繞遠路,果然順著就近的轉角去了。

    卓沐風悄然看了胡萊一眼,邁步走了出去,沒走幾步,早就已經得到吩咐的胡萊眼珠子一轉,立刻翻滾在地,大叫道:“哎呀,疼,我的肚子好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突如其來的一下,導致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,巨大的聲音掩蓋中,卓沐風與巫媛媛相隔兩拳,迅速念道:“莫曠城外,玉佩肚兜。”

    之后若無其事地走過。

    本在思考的巫媛媛,先是嬌軀一僵,而后猛然間抬起頭,看著前方的背影,美眸中浮現出不可思議的驚愕之色。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