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五十五章 共用蛇身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常相九應該是話里有話,但是他沒有明說,我當然不能傻呵呵的明聞,只能裝作了然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我問他接下來該咋辦,常相九想了想,跟我說既然對方派奸細引我們入套,那說明前面有埋伏。同時也能證明一點,胡菩淘她們至少現在還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常相九下了所有人都隱蔽行蹤的命令,從前面的區域繞過去,尋找胡菩淘等一干仙家的蹤跡。

    這個命令下達完,幾位常堂弟子在我和虎子驚駭的目光中,直接化出了本體,都是碗口粗,七八米長的大蛇。看起來已經和蟒沒有多大區別,只不過蟒的后腹部有為退化的隱肢,而它們沒有。

    幾條大蛇紛紛旋轉攀爬到一個個石刃上,速度很快,但是悄無聲息,半截身子昂首而立,口中信子吞吐不定,像是要擇人而噬一樣。

    (起點首發,支持正版,書友群:152691809)

    我知道他們都是我的仙家,但是以前也沒見過他們的本體,心中不由得有些發冷。這種感覺并不是源于害怕,而是我天生就對軟體動物有些抵觸,一見到就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我用陰陽眼和六識細細的感知了一番,發現他們的氣息都很微弱,如果不仔細辨別的話,基本很難發現。這讓我很驚訝,自從我迷迷糊糊的開了那次法眼之后,感知度早就不能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怪不得它們要化出本體,蛇類可以說是自然界頂尖的殺手,它們是冷血動物,并且沒有什么特殊的味道,還極富偽裝,行走時可謂是悄無聲息。

    別說人類了,鼠類天生的敏感程度是人的很多倍,往往蛇已經接近到身邊了,它們還是發現不了。

    我強忍著頭皮發麻的感覺問常相九:“九哥,那我倆咋辦啊?”

    它們是化形了,我和虎子兩個陽魂,雖然不是肉身前來,但是六道輪回中,人間道業力最重,在其他界是很好辨別的。我和虎子兩人,在阿修羅界就相當于黑暗中的兩只螢火蟲,想不被發現都難。

    常相九也是猶豫了好久,然后跟我說:“現在還有一個辦法,不過你倆要遭點兒罪了。”

    遭罪不怕,我遭的罪還少了?再怎么也比丟了命強啊,我問他,到底是啥辦法。

    常相九跟我說,讓我和虎子捆他們其中兩位的竅,以蛇的身體前行,這樣就能避免陽氣泄露。

    我聽完頓時就蒙逼了,哆哆嗦嗦的問他:“九哥,別鬧了成不,你們也沒打竅咋捆竅啊?再說我倆是陽魂,又不是清風,就算你們能敞開七竅,那我倆也不會捆竅啊。”

    常相九沒有說話,他自己也化成了一條大蛇,少說十幾米差不多有二十米長短。還沒等我震驚。他碩大的頭顱一揚,直接就繞著我盤了上來。

    隱約間傳進鼻子中的腥氣,外加上魂魄外實質性的冰冷,嚇得我一動也不敢動,渾身都在發麻。

    他順著我雙腿繞著圈兒往上盤,漸漸的我的雙眼也被擋住了,還好我是魂魄,這要是肉身的話,憋也得把我給憋死。

    黑暗當中,耳邊不停的傳來沙啦啦鱗片相互摩擦的聲音,好像常相九還在圍著我一圈圈兒的包裹。我心中都控制不住快崩潰了,突然間,他好像是在蛻皮,隱約間我感覺被什么柔軟冰涼的東西包裹住了。

    那東西有很大的拖拽力,就跟沼澤似的,我魂魄開始不自覺的往里陷。我終于忍不住了,惡心外加恐懼的感覺,讓我雙手開始亂抓。

    (起點首發,支持正版,書友群:152691809)

    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塊凸起的地方,我正準備借力往出掙脫,那里卻突然變的平滑且粘膩,我直接就脫手了,然后我就感覺好像被巨大的引力給吸入黑洞當中。

    眼前黑暗的同時,沒有了聲音,但是我卻異常的眩暈。

    這個感覺只持續了一小會兒,我就感覺一切都平靜了。我小心翼翼的睜開了眼睛,頓時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全變了,只有紅、黃、藍、綠四種顏色的漸變色,就好像熱成像的圖像一樣。

    我好像是爬在地上,視線高度和地面平齊,我緩緩都轉過頭,發現身后有一條很長的圓柱體,整體呈現淡藍色。我想動動手腳,突然間身后的圓柱體一陣抽搐,盤成了一個圈兒。

    我瞬間就反應了過來,這特么是蛇啊,我是進入到常相九的體內了,我的視角也是蛇的視角。

    “你就看著就成,不要爭奪身體控制權,否則咱們會暴漏!”常相九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腦海中,就好像貼在我耳邊說的一樣。

    常相九的聲音嚇了我一跳,瞬息間兩個心跳無比清晰的敲打在耳中。常相九不滿的提醒道:“你情緒波動不要太大,我要時刻保持身體最低溫,這樣才能隱藏氣息!”

    我立馬反應過來,努力的進入到半入定的狀態中,直到我和常相九的心跳漸漸的同步,然后趁機下去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等我完全放松下來的時候,身子的前半段突然抬了起來,我的視角隨之抬升好幾米的高度,然后感覺身子一陣疾行,繞到了一根巖石柱子上。

    常相九控制蛇頭往旁邊看了看,我心中又是微微的波動了一下,但是馬上就被我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旁邊的幾個石刃上分別盤著好幾條大蛇,巖石是淡藍色,它們的身體卻是深藍色,這說明他們的體溫比巖石還低。

    讓我心里產生波動的,是因為一條大蛇在現在的視角看去,他從蛇頭部位到脖子一米多的距離,里面趴著一個人,我一眼就認出是虎子,他的陽魂也跟一個仙家融合了,隨著蛇身的扭動,而出現違反身體極限的各種扭曲動作。

    此時我感覺舌頭控制不住的來回吞吐,原來是常相九吐了吐信子。其余幾條大蛇也紛紛的轉過頭吐著信子,這一切明明是悄無聲息的,但是我莫名其妙的能聽懂他們的交流。

    常相九說讓大家保持警惕,小心前進,幾位仙家回答,謹遵兵王法旨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我們都沒有在地面上前行,從一個石柱上探出頭,然后繞在另一根石柱上,速度很快,卻悄無聲息。

    我感覺肚子出現無數的褶皺,好像每一寸細胞都能蠕動似的,終于知道蛇在爬行時是什么感覺了,雖然感覺挺怪的,但是并沒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覺。

    (起點首發,支持正版,書友群:152691809)

    看來我這么多年是上了我奶奶的當了,我奶跟我說,蛇本身是有腳的,因為騙亞當夏娃偷吃了禁果,所以被懲罰失去了四肢,只能用肚皮前行,爬的時候特別疼,這是為了懲罰他們。

    現在我才知道,疼個六啊,比我們人類走路舒服多了,一點也不累,還挺愜意的。

    突然間,常相九停住了,其余仙家也紛紛停下了身子,似乎在等常相九的號令。

    他揚起蛇頭不停的吐著信子,好像是在空氣中搜尋著什么。突然間,我感覺舌尖上好像出現了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感覺常相九的身子突然緊繃,緊接著他又放松了下來,跟幾位仙家對了對眼神兒,然后順著石柱往石林深處潛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約么有幾分鐘的工夫,遠處傳來的喝罵聲,還有金鐵相擊的聲音。

    我感覺體溫更加降低,幾位仙家開始分散方向,呈包圍圈的陣型繞著石柱頂端向前包抄了過去。

    終于,在前方一公里外的地方,我看見了兩撥人正在拼命。那里塵土飛揚能見度很低,但是這并不影響我。

    因為我現在是蛇的視角,能夠透過煙霧看見里面的景象,是一個個熱成像小人。中間的一伙人能有二三十名,全都是赤紅色的,這說明經過了一番廝殺后,他們的體溫很高。

    外圈足足有上百人,大多數呈淡藍色,身上還繚繞著黑氣,這說明這些雖然是陽魂,但是修煉的是鬼道,那些黑煙就是陰氣。

    包圍圈中還有一地殘破的尸體,都是胡黃之身,我心中有些凄然,那都是我的仙家們,可憐百年苦修,卻在這里糟了難。

    我感覺身體緊繃到了一定地步,開始緩緩的向前面包抄。

    “身在泥犁,卻還在苦苦掙扎,世人不解如來真諦,我勸爾等莫要抵抗,來日還你正果金身!”離得近了,一個陰森的聲音傳入腦海。是包圍圈正中心一人發出來的,我看了一眼,愣了一下后頓時了然。

    這人身高不到一米,大大的肚子下垂,頭上稀疏的長著幾根毛發,耳朵就跟阿凡達似的。通過之前俢彌陀羅的敘述,我立馬確認這是夜叉。

    他身后除了鬼修陽魂外,還有不少羅剎,果然長得跟阿修羅人幾乎一模一樣,我也根本分辨不出俢彌陀羅說的,他們發紅夜叉發綠,隨著愈加接近,我發現地面上的尸體,羅剎的也有不少,一大半尸體是陰氣繚繞的。

    我看到那些尸體才發現,羅剎的尸體死后,皮膚的顏色確實變成了綠色,尤其是他們的血,也全都是綠的,就跟韭菜榨成的汁似的。

    這能證明兩點,其一,一貫教果然和羅剎族攪合在一起了,并且夜叉也不全干凈,我想區分阿修羅和夜叉,只能讓其流血。其二,他們在這場戰斗中是仗著人數優勢,死傷比我的仙家多一倍還多,并沒占到太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突然間,包圍圈中一個仙家若有若無的往我們這個方向看了一眼,由于這個視角根本分辨不出面部,臉部是紅黃兩色的,眼睛完全就是個黑洞,所以我沒認出來這位仙家是誰。

    (起點首發,支持正版,書友群:152691809)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