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碧血東海 77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翌痕心驚這冰雪火山又要什么事了,便躍于空中,騰立云上。冰雪火山越震動越厲害,不久那火山口還是冒出黑煙來,并夾雜著不少火星飛舞。翌痕正想還是避開的好,突然瞧見火山口中隱隱閃現紅光。

    感覺到有熟悉的氣息,翌痕立刻捏了個避火訣,又用清碧指力使雙眼能避開煙熏并看清更遠的方向。這火山煙塵溫度極高,很是灼人,特別是向外噴發的氣流,更是沖擊著翌痕,讓他很難再向火山中心靠近。

    火山口內的紅光瞬間變強,氣流抑制了片刻,然后又有一股旋轉著的勁風向外涌出,而那紅光也與那勁風一起旋轉著向外飛出。

    翌痕察覺出那紅光閃現出龍身的形態,那似乎是急劇爆發的一種力量,那力量在火山口爆發后就開始消褪了。

    火山噴發出的旋轉風將紅光卷出幾丈之外,翌痕向那紅光追趕,伸手化出龍杖,念訣凝力,發出一條金色光帶向紅光卷去。紅光慣性極大,縱使翌痕開始便運力穩定住步伐,但還是被那力量扯帶出很遠。撲通,巨大的水花濺起,他與那紅光一先一后地入雙生湖的冷水域中。

    湖水發出滋滋的響聲,紅光在漸漸冷卻,一條熾紅色的龍身顯得有些虛無縹緲,翌痕一驚,他自然知道這是誰的龍身,前些時候父王只說熾龍王受了傷,可沒說傷得是這樣重,父王一向重與熾巖湖之間的關系,難道這次會熾龍王傷到如此的地步嗎,而且以敖掣術法修為,并不在父王之下啊。

    轉念間也不及多想,翌痕手中的龍杖卻開始震動,金色小龍的頭頸微微晃動起來,龍須不停抖動。

    原來是顆四海之魂有了反應,翌痕有了主意,他舞動龍杖在胸前劃出十字,將自己的思力注入龍杖,小金龍微微張出口,那海魂小綠一躍而出,發出了淡綠的光芒將敖掣的龍身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龍身漸漸穩定下來,周圈的紅光閃耀了一會,敖掣終于又現出人型來。

    翌痕揮動龍杖將四海之魂收回,又上去扶起敖掣,敖掣臉上紅光微閃,隨后漸漸黯淡下去,他睜開眼睛,看見翌痕,顯得并不吃驚,只淡然地說:“哦,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翌痕感覺到敖掣體內氣息在增強,身體狀態以很快的速度在復原,不由贊嘆,不愧是熾龍王,有如此好的功力。敖掣盤膝而坐,調息著自己的氣力,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站立起來,他伸手往懷中一抹,化出一只玉凈瓶來,翌痕看那玉凈瓶有些眼熟,又聽敖掣說:“幸好它沒有事,總算保住了瀅珠的一番心血了。”

    翌痕想起,那便是在瀅娘娘舊居里放著的那只刻著“冰雪火山之底,永不相忘”的玉凈瓶。不由問說:“熾龍王,你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敖掣笑了一笑,又將玉凈瓶放入懷中隱去,說著:“我已不打算當什么熾龍王了,只是以前做錯了太多的事情,現在想要彌補,太難了。”

    翌痕一驚,對這話很是不解,敖掣上下看了看翌痕:“真是后生可畏,從這一點上,我倒是服了東海。唉,不知道瀅珠母女現在怎么樣了……我知道我沒資格問這些。”

    翌痕雖對敖掣仍有芥蒂,但看他是莞寧的親生父親,便將瀅妃與莞寧的情況簡單說了一說。

    敖掣在聽的時候臉色變換幾次,雙拳緊緊握住似乎在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緒,在聽到瀅珠仍然在囚,莞寧要血盡消失六十年的時候,胸口翻涌,內傷觸動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,血色將他面前的水域彌漫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熾龍王,您不要緊吧,要不要先回龍宮讓爻師看一看。”翌痕也有些擔心。

    敖掣卻說:“翌痕太子,我能不能請你幫一個忙?”

    “請說。”

    敖掣反掌聚力,在丹田之處漸漸又聚起紅光來,他雙手翻轉,念出一個火字訣,兩條火紅小龍由心而出,在雙臂間盤旋戲耍。敖掣雙腳左右分邁,按四合八卦步伐前行,腳下開始生出風來,那風旋轉著向上升騰,使周圍的湖水漸漸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那漩渦的力量向翌痕逼來,翌痕不解敖掣的行為,后退兩步,固住本位,只感覺那漩渦力量強大,而且溫度是越來越高。

    敖掣被漩渦籠罩起來,已經看不到人形了,他大喊一聲:“翌痕,這一招你看清楚了,小心你的龍杖!”

    說罷敖掣雙臂向外猛地推開,一只火焰般的光龍在敖掣背后升起,直向翌痕的龍杖沖來。翌痕飛騰而起,手舞龍杖劃出金色光束,向光龍擊去,光龍側身躲避,繼續翻轉著向翌痕襲來,翌痕一念口訣,也將自己的真身光龍放出,與敖掣的光龍對抗,自己凝神前躍,要探敖掣的虛實。

    剛及漩渦附件,只覺胸口悶的緊,剎那間,兩只小火龍從漩渦中沖出,襲向翌痕雙眼,翌痕真身光龍已分出,仙力大減,此時反射性地一邊舉杖擊那雙龍,一邊閉眼翻身躲避攻擊。突然間雙手一麻,那兩只小火龍竟是轉向攻擊翌痕手臂穴道,翌痕想糟了,上當了,馬上將全身力氣凝在手臂上,使氣血極速貫穿雙臂經脈,沖破酥麻之處,護住龍杖,反力一逼,龍杖橫著推出光型,想小火龍擊破。翌痕雙指眉間一點,貫注念力,聚合起晶瑩絮光,向漩渦中擊去,但奇怪的是,那絮光卻像是擊入了棉花中一樣,一點反應也沒有,翌痕正要進一步探看,就見那漩渦慢慢停止下來,接著簌地一下,那敖掣的光龍也不見了。

    一個聲音在翌痕身后突然響起:“若是我還有力氣,你就輸了,婆娑姑子的高徒。”

    翌痕一陣心驚,忙轉過身去,就見敖掣正站在他的身后,手上舉著一支光劍,而光劍的劍芒正對著他。

    翌痕也想,若是熾龍王并未受傷,這招要化解確實是很麻煩的,翌痕剛將光龍收回,忽然間敖掣手中的間縹緲地幻動了一下就消失了,而敖掣臉色發黑,俯蹲在地上,大口地咳起血來……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开奖查询